油畫第一村繁榮背后有隱憂

時間:2013年11月21日信息來源:南方都市報 【字體:

    發現龍崗之美之大芬藝韻

    每個時代都有令人銘刻的美好記憶,它們的背景總是美輪美奐。今年以來,新的“龍崗十景”評選結果出爐,大芬藝韻、坂田手造、南嶺春早、大運晶華、鶴湖新居、園山探幽、龍河映翠、雙龍溢彩、低碳綠谷、文博流芳將承載新的美麗龍崗。本期開始,《發現龍崗之美》欄目將逐探“龍崗十景”之魅。接下來,龍崗通將逐一為讀者介紹新的“龍崗十景”的那些人那些事。

    在龍崗大芬油畫村幾乎可以跟文博會劃上等號,大芬油畫村這個“龍崗出品”的文化創意,總會吸引來自世界的目光。大芬油畫村并非只燒錢不盈利的純藝術圣地,今年4月份,“實干興邦———第二屆全國(大芬)中青年油畫展”啟動,給大芬的發展帶來勃勃生機。

    文博會的“九朝元老”

    作為文博會的“九朝元老”,大芬油畫村早已蜚聲中外。從一片擁擠無序的農民房到“世界油畫 中國大芬”,大芬走出了一條城市更新與文化創意產業緊密結合的成功之道。來自世界各地的參觀者和畫商來這里總能找到驚喜。

    置身大芬,仿佛身處歐洲的某個小鎮,一間連一間的油畫店各有特色,相同的是店中的油畫一樣的精美,讓人目不暇接。

    原本,大芬是深圳市龍崗區布吉街道下轄的一個村民小組。1989年,香港畫家黃江來到大芬,租用民房招募學生和畫工進行油畫的創作、臨摹、收集和批量轉銷,由此將油畫這種特殊產業帶進了大芬村。

    后來越來越多的畫家、畫工進駐大芬村,以原創油畫及復制藝術品加工為主,附帶有國畫、書法、工藝、雕刻及畫框、顏料等配套產業的經營,形成了以大芬村為中心,輻射閩、粵、湘、贛及港澳地區的油畫產業圈。如今,大芬油畫村已成為世界知名的“中國油畫村”,國家“文化產業示范基地”,廣東“最美鄉村”,深圳文化創意產業代表。

    并非只燒錢不盈利

    當然,大芬油畫村也并非只燒錢不盈利的純藝術圣地。

    這不,“實干興邦———第二屆全國(大芬)中青年油畫展”自今年4月正式啟動以來,組委會共收到來自全國26個省市的投稿作品近3千件。近日,由中國美術家協會主持的評審會在北京順利結束,共有209件作品通過初評。

    用油畫這一視覺藝術形式表現深圳十大觀念,是本屆油畫展的鮮明特點。評審現場,除自由創作外,投稿作品都圍繞“實干興邦”主題,以改革開放以來的火熱生活和動人故事為素材,通過寫實、寫意、裝飾和表現主義等形式語言,從不同角度揭示了深圳觀念的深刻內涵。

    值得一提的是,十大觀念源自深圳,影響全國。深圳和大芬的油畫家熟悉這片土地,親身體驗觀念的力量,投稿作品近300件,充分反映了深圳藝術家的責任擔當。

    評委會副主任、中央美術學院教授孫為民指出,“這次投稿作品整體水平,甚至略高于國內同類畫展。其很好地發揮了兩個作用,一是為中青年油畫家展示自身能力提供了機會和平臺,二是有利于推動大芬乃至深圳的文化建設,樹立良好的文化形象”。

    據了解,第二屆全國(大芬)中青年油畫展初評結束后,通過評審的作品經公示,將于11月上旬進行復評。通過復評的作品,將于12月初在大芬美術館正式展出。

    隱憂

    被挖墻腳 畫家“出逃”

    但是,大芬油畫村的發展也面臨窘境。今年8月份,一條聳動的消息在深圳藝術界傳開,在江西上猶縣拔地而起的“中國油畫產業集散地”,將眾多曾在大芬村駐扎多年的藝術家、油畫家、青年新銳繪畫力量引至贛南。昔日的“中國油畫第一村”,面臨被挖墻腳的命運。

    “一方面大芬村本身并沒有系統的產業群和完整的產業鏈條,主要是傳統加工制造業,居民收入很低;另一方面,沒有形成良好的社區環境,社會結構松散,居民缺乏家園感和歸屬感。”一位不愿具名的大芬村藝術家,隱隱地道出了大芬村多年以來存在的硬傷。

    “歸屬感”是藝術家隱隱作痛的傷疤。很多大芬村畫家的心結是:房租太貴,畫價太便宜,深圳的藝術文化市場始終發育不良。事實上,這早已不是大芬村所面臨的首個“離別”危機,早在2006年末、2008年末、2009年末、2013年年初等多個時段,均有大批駐村畫家“出逃”。

    “大芬村所營造的是市場環境,而非原創藝術環境,當時大芬村藝術家被訓練的是油畫市場供應,而非原創油畫藝術創作。大芬村市場低迷后并無針對環境改變而進行轉型設施,致使藝術家的龐大陣容唯有鳥獸散一途。”有藝術評論人這樣解釋大芬村天然的瓶頸所在。

    如果說以往他們的“出逃”更多只是一種不計后果、從一個“火坑”跳入另一“火坑”的“娜拉出走”,那么,來自贛南的“招安”卻可能和以往任何一次都不一樣,它或許會讓藝術家結束背井離鄉的命運,找回他們久違的歸屬感。
(責任編輯:文 婷)
文章熱詞:

上一篇:怪手小伙有怪才:書畫皆精通

下一篇:沒有了

注:本站上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不代表美術圈的立場,也不代表美術圈的價值判斷。
延伸閱讀:
網友評論
手机新浪围棋 山西11选5预测 股票推荐吧 广西快乐双彩今晚开奖 北京赛车微彩客户端app 股票涨跌对公司的影响 天气网体彩p3杀码 线上赌钱官网微信 河北体彩11选五走势图一定 北京快中彩和值走势图 东北期货配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