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曙光:筆墨傳承創新下的審美理想

時間:2014年03月03日信息來源:中國網 【字體:

    好的作品沁人靈府。

    傳統文化藝術在實現中國夢的進程之中表現的自尊、自信,自覺與自強,無時無刻不讓人感到振奮。

    唯有藝術,能給人慰藉,啟迪心靈;唯有藝術,能在文化大發展中成為不可或缺、用之不竭的力量與資源。

楊曙光:筆墨傳承創新下的審美理想

    一、無聲之處見蒼茫

    中國書法,傳達著書家對精神世界的追求和超越,有時也是書家為了證明現實的合理性而嘗試的創新實踐。書法本身,就是放大了想象的元素,線條之舞,讓人們抒情、懷舊,又在一定程度上映射了書法的內在本質,給人鮮明的氣象。當代中國書法家啟功、趙樸初、王遐舉、劉炳森、歐陽中石等都是在創作的過程中重建著自身的體驗以及與時俱進的創新。

    欣賞楊曙光的書法,那種蒼茫、渾樸、浩蕩、典雅、迪情、含蓄、細膩等力量讓人感動、振奮和驚訝,沒有當代藝術的懵懂和撕裂。它讓我們與書法的情趣共同成長,讓我們心底的情感放縱奔流,這是因為他的書法能夠征服我們的內心,征服我們心靈深處對書法的仰望。其作品內容充實,深入淺出,精煉流暢,用筆豐盈跌宕,有天真爛漫之趣。欣賞曙光的書法,不覺之間內心已生共鳴,因為我們同寫方塊字,一起流淌著中國傳統文化的血液,這種血脈,千年不斷。

    對于書法,楊曙光認為,它取法自然萬物,蘊含了“理與象”的統一,這種方式方法所表達的就是書家自身對現實的感悟和思考,又是書家在創作過程中的心性修養和道德啟迪。它們同以心為源,相互滲透、互換,柔而尤剛而又天然渾成。“一上一下,以和為量”,枯濕濃淡為陰為陽,這是一種和諧,更是一種圓融。“月落萬川,處處皆圓”, 中國藝術倡導的生命形式,讓它具有旺盛的生命力,這種張力之間的平衡就是圓融。書法創作,實現了歷史的二元結合,它具有生命自身的豐富性和完整性,是穿越時空的復合審美。

    在他的作品上,體現著作為一名軍旅書法家的自覺意識,“藝術作品的審美價值,是一系列審美知覺和審美評價的總和,因此中國藝術家把藝術品當作一種不斷創新的生命形式,藝術的價值體現在生生不息的創造過程之中”。

    從《山行》和《楓橋夜泊》兩幅書作品中,可以看出,曙光下筆時筆勢暢適,創作路線隨線條的飛動而相應改變,他恪守章法,又推陳出新,點畫之間有著“橫風斜雨”的意態,在冥冥之中傳達出縱逸浪漫的神采。筆畫圓鍵凝練,力度有張有弛,仿佛搖曳而出,似有蜻蜓點水,燕過寒沙之境,真是虛筆處也能展現圓融的美學境界。正如王羲之所說:“實處就法,虛處藏神。”

楊曙光:筆墨傳承創新下的審美理想

    二、 風格與內容

    書法家選擇創作的內容,對于書法家創作的心理、過程、情感、節奏都有著深刻的影響。也就是說,什么樣子的文學作品,通過書法表現出來之后所形成的風格關系是對應的,一脈相承的。內容不僅為書法創作起著橋梁的作用,還起著情感調節的作用。

    古代文學作品的內容和風格多種多樣,風格迥異。唐詩、宋詞,各領風騷數百年。山水田園、浪漫主義、現實主義、豪放派、婉約派……這些彌足珍貴的文學財富,在無形之中孕養著書法家的內心世界,進而影響著書法家的情操與實踐,豪放派足以使書法作品天馬星空,放浪形骸,又報圓守中。婉約派的詞作,足以影響書法作品的清秀與俊美??偠灾?,他認為,文學作品內容的多元化,就要求書法家形成自己內在與外在的體系,內在底蘊,外在風格。

    作為一個要有成就的大家,必須文武兼備,不能走偏,要綜合發展。中國藝術史上的大師,不僅在藝術方面發奮刻苦,努力追求最高境界,藝術之外也都是高手:歷史、文學、歌賦、品格等方面的觀照、歷練、體驗、毫無偏廢。這樣才能成為一個復合型的藝術家,才能經得起歲月的垂洗。從而使得千百年來的文人雅客效仿追逐,成為藝術界里的一大景觀。

    這是他對自身以及當代書壇的思索,更是對自己軍旅藝術生活的提煉。在與他的交流與交往中,明顯能感受到作為軍人的豪情與作為藝術家的浪漫,二者的身份交相呼應,使他在藝術的視界里更能覓得真境界,覓得風格與內容統一的奧妙。

    三、傳承與創新

    關于中國書法的文化含量問題,我一直在思考,原因是我看到有的技術迷戀者僅僅得意于筆墨的形式、姿態的把玩,而其書法精神價值卻有些匱乏,或者文化意味稀薄,扭曲了書法藝術的審美取向。

    曙光認為書法是空間藝術,要在有限的空間體現時間的節奏,在靜中求飛,謀篇布局,方能游刃有余。

    曙光在書法上目前所取得的成績,歸根結底在于他持之以恒的學習、研究,更歸功于他兒時的夢想,鍥而不舍。兒時的和炭泥練字,使得他對生活有著刻骨的記憶,懂得了珍惜,懂得了人生的夢想歸于何方。對他而言,軍裝與書法,是自己內心的明燈,在這盞明燈指引的夢想之路上,他歷經風雨,沒有虛度年華。將所有的休息時間用在工作和書法之上,系統、正規、嚴格的研習了魏碑、漢隸、二王、顏柳歐趙等碑帖。使之在翰墨的世界,汲取眾家之長,融匯在自己的創作實踐中,久而久之,逐漸形成了現階段的風格。

    人們將他的風格贊之曰“創新”。他認為,創新不是標新立異,而是當代文化復興的必然趨勢,是一種歷史的必然,這種必然關系是在市場環境和文化發展背景下的內在邏輯,是對人類優秀文化藝術成果的繼承,又是繼承下的突破,在突破之后的發展。書法藝術的創新需要將古今名貼名碑熟記于心、融會貫通,需要實踐、時間之功效,還需要有頓悟超越的提升。

    觀《念奴嬌·赤壁懷古》、《水調歌頭· 明月幾時有》、《寒山寺》等幾幅書法作品,其筆力與風格已略有不同,前者圓融,后者枯澀,行中帶隸,結字圓正,霧斂而猶舒,云斷而相續。實則是一張一弛,構成有張力的兩幅風格創新的空間作品。

楊曙光:筆墨傳承創新下的審美理想
 
    再看“東風”二字,筆鋒遒勁,欲說還羞充滿著音樂的節奏,有勢通萬里之效。

    四、謙讓與自信

    中國古典藝術中書法、山水、人物、花鳥到園林建筑、音樂等都把“天人合一”、“物我兩忘”作為最高的審美追求。中國的書畫與西洋畫有著諸多不同之處,與其說是表現形式不同,不如說是作為創作主體的藝術家思維空間不同。這體現在我們國人的謙讓與忍耐,自信與厚德的道德范疇,凝聚著千百年來那份“修平治世”的執著和追求。

    楊曙光曾經這樣說過:“任何一門藝術在不同的歷史時期都會呈現出各自不同的審美取向及表現特征,書法也不列外。作為一個書家,既不能妄自菲薄,蔑視古典,也不必厚古薄今,固步自封。對新的技巧手法和當代審美追求的探索研究,都要反映出我們對這個時代美的藝術形式及審美意象的提煉和拓展。”

    我相信這是他在藝術上堅持的方向,這種堅持是一種謙讓,更是一種自信。凝聚著他對當代中國藝術的思考與關注。

    從《琴心劍膽》這四個大字上,隱約體現者曙光的用心之思以及審美理想,它是作者內心的寫照,它永恒的屹立在那里、擁有一份不變的高度。“于無聲處聽驚雷”——這是曙光書法的自信與力量。

    與曙光相識交往的這段時間里,處處感覺到他把浮躁屏蔽在藝術之門的外圍,靜心創作,潛心研究,致力于書法的世界里,為國效力,展現為學謙虛,為事謙讓,為藝自信的精神力量,這種品質著實是當代書壇亟需的正能量。(作者:楊茂銀)
(責任編輯:羅 喻)
文章熱詞:

上一篇:評金春鶴個展:神馬浮云藝術主題活動

下一篇:沒有了

注:本站上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不代表美術圈的立場,也不代表美術圈的價值判斷。
延伸閱讀:
網友評論
手机新浪围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