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郎:托婭筆下的父親的草原

時間:2014年08月28日信息來源:中華文化畫報 【字體:

    這個夏天,短短的一個月里,托婭已經舉辦過兩次畫展。七月在她的家鄉呼和浩特,八月在她的第二故鄉北京,故鄉草原都是她筆下濃墨重彩刻畫的對象。托婭生在草原,長在草原,后來在內蒙古軍區工作,直到二十五年前從草原來到北京,走進解放軍藝術學院。如今,托婭是解放軍藝術學院美術系的教授,但在她心中,自己從小生活、讀書、畫畫、工作的那個大草原,永遠都是天堂。

    一個多月前,作為呼和浩特市第十五屆昭君文化節的一項重要活動,《天堂草原•托婭重彩畫展》在呼和浩特市博物館揭開了帷幕。博物館近三千平米的四個大廳里,掛滿了托婭的一百三十余幅重彩畫作品。無論是三四米寬的鴻篇巨制,還是大不盈尺的斗方小品,也無論是濃墨重彩,還是色調淡雅,其革命歷史、軍旅生活、北方民族、風土人情等題材廣泛的作品,都充分體現了托婭在中國重彩畫創作上的成功藝術追求。

    中國文聯副主席、中國美術家協會主席劉大為對托婭的藝術追求給予了熱情稱贊,他說托婭是從內蒙古走向更廣闊世界的中國當代著名畫家,托婭的成功創造,在中國重彩畫領域異軍突起,她創作了大量深受觀眾喜愛的作品,體現了獨特的藝術風格、審美取向和價值意義。

    托婭是蒙古族,也是出生在草原上的軍人家庭中的一位當代軍旅畫家。她的父親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第一代騎兵,托婭從小就對草原、對軍人充滿了與生俱來的崇敬。在她三十多年的藝術生涯中,從她最初從事的版畫,到她前些年轉而創作的重彩,她的創作,她的作品,都讓人看到一位精神家園守望者的靈魂,感受到許多人已經久違了、淡漠了的理想主義激情和英雄主義信念。站在托婭的畫跟前,那種對草原的眷念、對軍人的謳歌、對歷史的凝望仿佛便撲面而來,令人振奮和激動。

    八年前,托婭去美國舉行她的繪畫展覽。美國觀眾看到她的畫時,對她說,你畫的內蒙古草原真美,像天堂!

    雖然在托婭的心中,不管別人這樣說過沒有,好的家鄉都像天堂,尤其是她離開家鄉前的那個時候,生態沒有被破壞,草地還很綠,牧民很樸實,那時她去牧區體驗生活和畫畫,眼前心中的一切都是那么美,感覺就是生活在天堂里。但美國觀眾的那一句話,讓托婭記了這么多年,當今年要舉行她在家鄉第一次舉行的畫展時,她就給畫展取了名字:天堂草原。

    托婭有一幅包含深情的重彩作品《莊嚴的時刻》,刻畫了人民解放軍第一代騎兵在開國大典上走過天安門廣場,接受共和國檢閱的神圣而莊嚴的一刻。當年,有三個騎兵方陣在開國大典上接受檢閱,父親也給托婭講過許多騎兵的故事,托婭從小對騎兵有許多了解和很深感悟,于是,她選擇這一個歷史的莊嚴時刻,將歷史、草原和軍人定格在她的畫筆下。版畫般簡潔、單純的手法,雕塑般的騎兵群像構圖,整裝待發的騎兵方陣和靜默的遠山、云朵相映襯而形成的宏偉構圖,生動地刻畫了騎兵的英雄氣概,也寄托著草原女兒對父親的深摯崇敬和緬懷。

巴郎:托婭筆下的父親的草原
《莊嚴的時刻》 重彩畫  160cm×120cm   2010年

    重彩畫創作令人矚目、成績斐然的托婭,最初是帶著她的版畫佳作從草原走向北京的。在進入解放軍藝術學院那年,她便以版畫《烏蘭》榮膺首屆全國青年版畫展銅獎,崛起于畫壇,從那時到今天,托婭的主要作品的題材幾乎都沒有離開過內蒙古草原。托婭曾以木版畫《歲月》獲得中國版畫版種大展金獎、全國第五屆三版展金獎、全國第二屆民族百花展金獎,曾因自己的版畫創作成就而獲得“魯迅版畫獎”。

巴郎:托婭筆下的父親的草原
《歲月》重彩畫 2013年 68cm×68cm

    中央美術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美術理論家邵大箴說,托婭是一位既有天資又有功力的杰出版畫家,她的版畫創作包括木版、紙版、膠水版、絲網版等,都不是以造型功力取勝,而是以獨創性的構思、有豐富文化內涵的版畫語言和精湛的技術處理而產生的藝術魅力,吸引觀眾和征服觀眾的。她深諳繪畫創作一般規律和版畫的創作原理,堅持從生活中汲取創作資源,而作品又遠離客觀物象(人物)的表面真實,在發掘生活原型具有本質性美感的基礎上,表現自己的主觀感受。她大膽地發揮想象力,采用超越具體時空的構圖,并巧妙地用構成法分割畫面,充分呈現版畫刻印痕跡造成的虛實、斑斕的肌理效果;她或用較為單純的色彩,或用響亮的多種色彩組合,在和諧的色調中組成富有激情和詩意的畫面。

    在托婭的刻刀下,她的許多作品如《歲月》、《烏蘭》、《放馬的阿爾斯楞》、《烏珠穆沁的摔跤手》、《故鄉》、《陽光下的牧人和馬》等等,既是她對家鄉草原現實生活的真實寫照,更是她對生命搖籃、對父親的草原的禮贊,對故鄉草原的深情謳歌。自然與人文在托婭的創作中融為一體,成為她對藝術的最重要的美學追求與藝術旨趣。

巴郎:托婭筆下的父親的草原
《烏珠穆沁的摔跤手》 重彩畫 160cm×120cm 2009年

    邵大箴說,托婭版畫作品之所以讓人愛不釋手,是由綜合性的藝術語言所造成的,色彩是其中重要的因素。她對色彩有特殊的敏感。她早年從創作黑白木刻轉向套色木刻,正是由于她認識到繪畫中的色彩不可替代的功能。她在版畫中大膽運用色彩的和諧與對比,賦予畫面奇異的色調美感。但她同時注意色彩服從版畫藝術的特點而有所節制。她懂得一切藝術品種的存在離不開它受到的限制,其限制之處也是其特色所在。

    雖然托婭在她的版畫中成功而大膽地運用色彩并取得了卓越成就,但她在面對父親的草原時,卻“常恨自己的畫稿,為什么色彩總不夠飽和,縱用遍天下最美的顏色,也畫不出你翠綠的身姿,斑斕的歷程。”她天才般的色彩感覺和才能,在版畫中始終未得到淋漓盡致的發揮和展示。

    有時,托婭在翻閱曾經創作的版畫佳作的色彩版畫畫稿時,她越來越強烈地感到那些曾經展覽、出版、獲獎的作品,在某些方面還不如這些畫稿表現得豐滿,沒能充分反映她當初創作這些作品時的原始立意,尤其是在色彩方面遠不及這些色彩稿生動感人,“版畫的局限性,扼殺了畫稿上那些因反復涂改而形成的隨意的妙趣天成、變化萬千的肌理、層次……”于是,六年前,托婭按捺不住自己要在色彩繪畫中大顯身手的期望,于是將這些生動感人的色彩稿放大和充實,畫出了自己的第一幅紙本重彩畫,在重彩畫藝術道路上開始了新的孜孜以求。

    近幾年來,托婭在重彩畫創作上傾注了大量心血,在沿用以前套色木刻和套色絲網版畫的題材和構圖同時,進行了別開生面的藝術創造。從觀念到材料,從色彩到技巧,托婭在不斷的探索和創造中,在重彩畫的道路上不斷取得豐碩的成果,令人矚目——《西風獵獵》、《母親的草原》、《暮靄》、《樺皮舟的故事》、《金色軍馬場》、《烏珠穆沁草原的摔跤手》、《森林的精靈》等一大批重彩佳作相繼問世,讓人們在熟悉的出色版畫家托婭的身上,又看到了優秀重彩畫家的才華。

巴郎:托婭筆下的父親的草原
西風獵獵  重彩畫  120cm×120cm  2010年

    正如她的版畫如邵大箴所言“堅持從生活中汲取創作資源,而作品又遠離客觀物象(人物)的表面真實,在發掘生活原型具有本質性美感的基礎上,表現自己的主觀感受”一樣,托婭的重彩畫依然追尋著一條強調個人情感和情緒表達的藝術道路。她的許多重彩畫并不是如寫實繪畫般進行逼真的描繪,或對客觀世界的忠實的還原,而是在自己對創作主題進入深入研究和把握后的情感表達。托婭在她創作的表現紅軍長征歷史題材的《萬水千山》中,不是直接地還原歷史事件和歷史場景,而是通過對前線和后方、紅軍領導人和戰士們等不同場景空間的重新組合,在紅軍長征這一歷史事件與特定氛圍中,既生動刻畫了紅軍戰士面臨艱苦卓絕的環境時仍然滿懷對勝利的憧憬,而同時,更加深刻地表現那些為民族獨立、人民解放而浴血奮戰的志士仁人的犧牲精神和英雄氣概,既是在回望那段艱難歲月和緬懷英雄先輩,更是在書寫民族脊梁的史詩和頌歌。

巴郎:托婭筆下的父親的草原
《萬水千山》 重彩畫 300cm×225cm  2012年

    托婭以她對色彩的出色把握,以及她在營造畫面內在節奏的駕輕就熟,構成了她的重彩畫的動人交響?!肚迩謇ザ紒觥?、《放馬陰山下》、《原上草》、《童年》、《白駒》、《十五的月亮》、《昆都侖河》、《綠色交響》、《草場暮色》、《花季》等不斷問世的重彩佳作,色彩瑰麗,色調豐富而又富于變化,以其獨特的藝術效果形成了自己的鮮明風格。

巴郎:托婭筆下的父親的草原
《放馬陰山下》 重彩畫 300cm×120cm 2010年

    邵大箴說,睿智的托婭在放開手腳運用各種顏料強化色彩的功能、加強畫面的書寫性和肌理效果的同時,機敏地融進了版畫的一些元素:版畫所要求的色彩簡約、概括,以及版畫的印刷味道。前者使她的重彩畫偏向用單純的顏色去表現對象,去講究色彩的概括和整體感,舍棄寫實性的描繪;后者(印刷味)的出現,有時是她的刻意追求,有時是她長期從事版畫創作積累的藝術經驗和形成習慣的自然流露。由于她的重彩畫中添進了這種來自版畫的印刷味,而增加了繪畫語言的另一種表現性,使作品呈現出不同于其他重彩畫的藝術感染力,別具另樣風采。

巴郎:托婭筆下的父親的草原
《原上草》 重彩畫 160cm×120cm 2011年

    八一建軍節歡樂的歌聲還余音裊裊,剛剛從家鄉草原歸來的托婭,又在北京雅昌藝術中心舉行了她的《托婭重彩畫展》。觀眾們從這些大氣磅礴、用色大膽、色彩對比強烈而和諧的作品中,生動感受到了托婭融具象寫實與抽象寫意為一體的出色創造,以及她對故鄉草原和人民的深摯情感和熱烈謳歌。

巴郎:托婭筆下的父親的草原
2014年8月《托婭重彩畫展》在北京雅昌藝術中心開幕

    托婭對父親的草原、對現實生活的感受和體驗,她從日常生活中汲取和提煉的創作素材,她從草原上高遠的藍天和一望無際的綠草中獲得的藝術靈感,以及時光和草原賦予她的對民族文化精神的鐘愛、對馬背民族和英雄情結的迷戀,都在她濃墨重彩的畫筆下,定格成大氣磅礴而又深情纏綿、激情洋溢、詩意盎然的畫面。在三十多年的藝術生涯中,托婭從版畫出發,從重彩畫又一次出發,她的追求始終如一,而她在不同藝術領域的創作成果,也同樣令人為之贊嘆。

    人們駐足在托婭這些令人振奮和思索的重彩畫前,不由得想起邵大箴說的那句話:托婭的重彩畫創作無疑是她的重要創新之舉,是她在版畫領域奮斗了二十多年之后的又一次拼搏。她已經在新的拼搏中取得了可喜的成果,最終的勝利指日可待!
(責任編輯:羅 喻)
文章熱詞:

上一篇:李德瓊水墨寫意,質樸靈動情飛揚

下一篇:沒有了

注:本站上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不代表美術圈的立場,也不代表美術圈的價值判斷。
延伸閱讀:
網友評論
手机新浪围棋